98.am:房价和地价联动

文章来源:本友会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8日 16:41  阅读:1038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站在槐树街的尽头,看落在祖父母头上细碎洁白的槐花是那样的温婉动人,身后的一串甜槐在阳光里弥漫着相扶相依的亲情的醇厚芬芳,如婚礼般圣洁庄重。他们一长一短的影子在黄昏的余晖里蔓延到地上的每个角落,如纯白的海芋默然却幸福绚烂的怒放。

98.am

怎么回事,复习的还可以怎么又拉分了,哎,这下回家该如何交代。记得刚上初中的时候,我数学不是太好,每次考试总是数学拉分,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告诉我,有什么不会的就问老师,考试的时候认真点,错的题研究透彻了,不要一遇到不会的题就不做,多动动脑子。我一向不喜欢去整理错题,觉得那些题都是我马虎做错,下次一定会对的,可是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这次我觉得可能真的是我逃避了,我得试着去面对。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,我把每次做过的错题都整理到一个本上,把不会做的都给它想明白了,把不会的知识点都记熟了,就这样酷热的夏日多了一只勤劳的蜜蜂,每天努力的工作,待获得成果时得到了应有的回报。这让我也认识到了逃避是不可取的。

少年,你是否也对自己产生过质疑,怨恨自己没有追逐梦想的权利,只能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现在的生活?

轰轰轰,2050年的天上出现了漩涡,我被重重的摔在地上,坐起来一看,这里成了垃圾堆,满地都是垃圾,人们生活在垃圾堆里:垃圾房子。沙发。椅子……全是垃圾,看了的人都会觉得恶心。轰轰轰,我又穿梭回去……

我和伙伴来到了河边看见一条很大的鱼,想抓住大鱼的一个小伙伴踩着了泥巴,滑倒后掉进了河里他嘻嘻哈哈的笑,我们也跟着他笑,他没有抓住大鱼,但是抓住了小鱼。

我小时后有一件事,让我特别的伤心,那时我才四岁我在姥姥家住着,有一天我在外面玩妈妈把我叫来,问我拿她的二百元钱了吗、我说没有,我妈妈特生气,一直问我拿了没有,我说;没有拿,可是我妈妈怎么都不相信我,于是妈妈就拿来刷鞋的刷子,就刷我的屁股,我一面哭一面说没有拿,真的没有拿,我看到妈妈都快哭了,就在这时我舅舅听到了,跑过来说;怎么了,怎么了,这是怎么了,我妈妈说;我丢了二百元钱,拿了钱还说没有拿,我舅舅说;也不至于打孩子啊,是不是放那儿了,我妈妈说;你帮我找找吧,舅舅说好吧。不许再打孩子了,我回家问问我女儿拿了吗、没有一会,我舅舅就跑回来说,找到了,我女儿拿走了。妈妈说找到了就行,给孩子买点东西吧,我哭着说,妈妈我没有拿吧,你要说我拿了,还要打我。妈妈说;儿子‘对不起;是妈妈的错,是妈妈没有搞清楚,妈妈以后不会这样了。我笑了,妈妈也笑了。

没有什么过不去的,只有回不去的,有的事情回不去就回不去了,无论在怎么挽留,因为它已经过去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曲国旗)